Archives

莎夏《女人對女人》

莎夏親密關係對話-《關於接受》 20211007

每年的夏天,我和Viram(我的荷蘭老公)都有不同的方式渡過。
今年,我們約會的方式,是買杯好咖啡,找一個戶外的社區公園,坐在靠著大樹,或是寬闊的地方,分享我們對於生命的看見。

夏天,是Viram最不適應台灣的日子,我常比喻他是一隻北極熊來到台灣熱帶國家生活,室內再怎麼放冷氣,總還是不夠冷,最難受的是潮溼和悶熱,讓他常常無法入睡(相對於,要是去日本旅行,一天就算喝3杯咖啡也照睡),以及許多文化上和環境上的差異…等,又因為他是個99%感覺型的人,什麼事都談感覺,另外還是個很浪漫的人,無耐台灣是個很難創造浪漫的環境,也因此,這份親密關係常常讓我承受很大的壓力。

但也就是在承受這樣大的壓力裡,更顯示出我們倆親密關係的珍貴。一關過一關,每每在覺得快承受不了時,兩人的親密同再度往前躍進一步。除了對彼此的愛,我們對於活出生命的渴望讓我們深深相繫在一起,而我們的奧修師父是我們最大的支持與力量。

今天傍晚時份,空氣中開始有秋天的氣息,我們坐在內湖新科技區的小公園裡。Viram 昨晚一樣一整夜無法入睡,直到天明才終於平靜下來。他跟我分享他在無法入睡時,雖然經歷心情不好,但卻突然看見,如奧修師父說,男人與其征服世界最高峰,把自己的另一伴看成是世界最高峰,來了解她,克服萬難愛她,這相對於征服外在的環境,相對來說是更大的挑戰。所以像與其埋怨這裡沒有美麗的大自然或是河流(他是大自然小孩,從小在歐洲美麗,而且有著四季花香的大自然樹林裡奔跑長大),他可以開始把這裡的人看成是大自然,看成是美麗的河流。

Viram 偶爾就會問我:「你覺得我在對的地方(指在台灣)嗎?」今天我們再次談起,Viram 卻自己說:「我覺得我是在對的地方(在定居台灣6年後)。」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需要另一伴多少時光的陪伴,接受和耐心。

談著談著,天色漸暗,路人下班的新科技行人越來越多,馬路上的車潮開始湧現(但我們彷彿在另一個時空裡,繼續我們的促膝談心,了解生命。

Viram談起他住在【印度奧修國際社區】7年中,與社區一位核心人物的對話。當時, Viram經常搭飛機往返印度和新加坡擔任五星飯店風水諮詢的工作,常常會在機場和這位核心人物踫巧相遇,他跟 viram 說:「好好享受工作很成功,但要記得,你之所以會回到社區,並非如你所想的那樣。」從這裡,他談起當他半夜無法入睡時想到我,我的工作現在也很穩定(費登奎斯師資訓練翻譯),也很輕易,所有一切當然得之不易,但不要就掉落在裡面了。

奧修說:「生命在結束時,只有『在』的一切會跟著你離開,其它的一切都會被消除,然後你在下一世的生命就必需重頭再來。」也就是說,就算你是一位很成功的畫家、作家… 在生命即將結束時,所有的成功會跟著一起消失;也就是說,雖然我熱愛費登奎斯,但不要忘了我來這一世是為了培養我的「在」。這讓我想起,這幾天,在早上線上翻譯結束後,我下午會出去走路到河邊,通常會下水,讓自己浸泡在河流裡,享受清涼,然後躺到一顆大石頭上,望著藍天、夕陽金黃色光線灑落一大片竹林上,天上彩雲隨風漂動,就「在」那一刻裡,卸下社會對我的拉力,回歸單純。

我們還談到奧修談《印度大開悟者-拉瑪那·馬哈希 Ramana Maharshi》是如何開悟的。奧修說:「拉瑪那·馬哈希 在16歲時和家人說他快要死掉了,所有的醫生來看他都看不出他有任何問題,然後他接著就把自己關在一個小房間裡,整天眼睛盯著天花板,過一段時間之後,他開悟了。」奧修說:「他當時是突然記憶起前世他在進行的一個靜心,他在這一世完成它。」拉瑪那·馬哈希開悟後就遊走四處,直到他找到蒂魯瓦納馬萊聖炬山,終其一生未曾離開Tiruvannamalai.

這就是我和 viram 的約會,談我們自己的過程,談我們心裡的渴望,給予彼此回應。所以雖然常常承受親密關係很大的壓力,但卻也激盪出生命跳躍的火花,這給予我的女人十足的滋潤。
搭計程車回家,先送他下車時(我們住不一樣的地方),和他擁抱,並和他說:「I am very happy you are here , 我很開心你在這裡。」viram回說:「This is all I need,這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

Uma系列2020

第四週 ( 2020/08/28)

Uma 個案後訊息 :「Sashya,謝謝妳今天的個案,我覺得很有意思,哈哈,我可以當樹、當森林!然後,身體也打開了。」

莎夏總是在思考如何讓學習【費登奎斯】是一件好玩的事,如何讓人在學習之後很自然就會留住所學,以及運用所學。樹呼吸是莎夏的創意教學,平躺時,讓整個背部往地下扎根,這讓uma 整個人背部-從頭到腳都更平貼到地面上,整個人的肌肉張力分配更一致,因此釋放許多不必要的肌肉緊繃而放鬆。帶入樹的想法,另外,樹呼吸為費登奎斯帶入新鮮感,幫助 Uma 的學習可以與大自然連結,擴大存在的意識,而非只是小我和只是身體。

從這個肌肉張力分配更一致的狀態,我幫助uma進行探索探索肩髖節(側躺手臂往後,改善胸廓)和關髖節的動作(雙手抱膝、膝蓋、小腿、腳畫圓)。更加強了uma對 肩髖節和關髖節的意識,因而可以更動用到它們。同時還運用【費登奎斯】教學獨特方式,把滾桶放到側邊肋廓,幫助Uma改善胸廓。將肩關節和關髖節連結起來。

Uma 腰部的狀況,持續不所獲得改善,而且是uma 幫助自己改善的,這令uma很開心。

第三週 ( 2020/08/21)

【骨盆時鐘】是費登奎斯非常經典的課程,

摩謝 費登奎斯非常強調骨盆的重要性,它稱骨盆為動力馬達,骨盆更可以活動,象徵生命有往前的動力。

這次,sashya 讓 Uma 躺在半圓滾桶平面的那一邊進行骨盆時鐘,

打破慣性的方式,把Uma 的身體擺在一個不穩的狀態,這反而刺激uma的神經系統用最佳和有效率的方式使用自己,因而找回一個更連貫的身體。做完後,Uma 更清楚感覺身體”有一條”中線(延續之前的5條線),以及骨盆和頭的連結,以及和身體其它部位連動的關係。Uma 說每次做完一次個案,可以動到不一樣的地方(是之前沒有動到的)。站起來走路時,感覺骨盆更有在”搖擺”了,更可以邁出更大的步伐了。

Uma 發現,當自己能夠更意識到骨盆,更了解腰部為什麼會痛,於是腰部的痛再度獲得進一步的改善

第二週 ( 2020/08/14)

Uma 個案後訊息 :「Sashya,謝謝妳現在每週開始幫我做費登奎斯調整身體。我覺得每週能像這樣子挪出一點時間,讓我去連結自己的體感,是很幸福的。不然一直看電腦,動頭腦,我都想太多了。雖然費登奎斯和跑步、泡水是不一樣的,但是都有幫助我聯繫身體。我發現身體定位清楚的時候,頭腦也會比較清楚耶!Uma」

呼吸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

承續上週5條線、6個點和2個平面的身體印像定位之後,接下來是定位呼吸,基於我自己多年探索呼吸的過程,發現大多數人都只用很少的呼吸量在生活,只有下肋部浮肋在呼吸,常常胸部是沒有在動,胸廓是固定住在某一種扭曲的狀態,這不限制了脊椎的活動力,也讓整個人活在一個扭曲的狀態裡。胸廓的肋骨不動的地方,呼吸就沒有發生,呼吸沒有發生的地方,胸廓的肋骨是沒有在動的。

Uma上完這堂呼吸課之後,可以感覺躺著時腰部後方又再次更可以落下到地面上(原本腰部會痛,就是這個地方是繃住抬離地面)。Uma 了解到自己只用中間部的位浮肋在呼吸(因為浮肋有最大的移動空間),並看到原本的呼吸想法是要大口用力吸氣才叫呼吸。上完課之後才了解,原來呼吸是不需用力的,越用力越阻礙呼吸。

個案時我們有探索呼吸的想法-「我吸氣 ,我吐氣」「允許空氣流進去、允許空氣流出去」「生命進來和放下」。

Uma 分享,這堂課對她很實用,幫助很大。因為很簡單,不用掙扎呼吸,早上醒來想到時就可以輕鬆呼吸。在這之前,Uma 沒想過呼吸這件事,也不知道自己在憋氣,也不知道自己常常緊繃住。現在她可以覺察自己常常容易緊繃,憋氣,難怪容易累 ; 或是看見自己忘我、長時間使用電腦時,某些動作容易憋氣,以及自己在進行某些讓自己卡住的習慣動作。Uma 說:「我覺得這堂呼吸課同時也幫助我培養敏感力。」

螢幕快照 2020-09-26 下午10.50.26

 

摩謝 費登奎斯說 : 「沒有盡自己所能密切了解自己,我們限制自己的自由選擇。缺乏自由選擇,生命將不會很甜美。」

第一週 ( 2020/08/07 )—

Uma 腰部經常疼痛,想深入了解並學習可以如何自己幫助。

於是我的第一課教Uma先建立對身體的印像—5條線,6個點,2個平面

5條線是人類特有的結構,小孩子塗鴨時常常會5條線代表畫一個人。

經由莎夏的引導,Uma認識這5條線,6個點,2個平面,並對照對自己身體的印像,可以看見自己在使用自己時,會有扭曲某些地方的慣性,甚至了解為什麼腰會痛。Uma 看到自己對身體的印像是個聯合國,每個部位各自為政,5條線,6個點,2個平面之間沒有連結,甚至是分裂的。

經由這堂課,Uma 心裡對於調整身體這件事感覺是放鬆的,原來調整身體,不是要把身體固定住,相對於之前找不少其它調整身體以解決腰痛,都很痛苦和很要求(如怕脊椎歪,不能這樣動,不能那樣動),反而侷限大和創造出更多的壓力。

經由認識自己身上的認識這5條線,6個點,2個平面,Um覺得是奠定一個可以自己調整的基礎,歪掉了,再去感覺,再直回來就好,Uma 意識到重點不在於立刻解決問題,而是對身體有越來越多的意識,有需要時,可以自己覺知並進行調整。

莎夏說 :「學習認識自己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螢幕快照 2020-09-18 下午8.29.22 下午11.26.15

S__108265478

小高的故事 20190322

小高和莎夏的對話 

→ 小高來訊
你好莎夏老师,我是一名大四的学生,通过费登奎斯了解到您。在高中做完疝气手术后,身体感觉紧张腰直不起来,坐立难安影响到了我的生活。我之前希望练瑜伽、健身、解剖列车来康复,却总是反反复复,效果欠佳。后来偶然接触到费登奎斯,感觉效果颇佳,却有时也不得要领。请问老师平时练习要注意什么?我感觉很迷茫,怎样修习可以使自己康复

→ Sashya
看了小高的文字述,可以感覺到他,以及他的心情,他的坦白和信任。回想自己這個年齡時走過許多的黑暗和挫折,所以就回覆小高,如果他願意,可以和他通個話,了解他的狀況,看看如何給予建議和幫助他。於是和他通話了約40分鐘。

 

→ 小高
莎夏老师,和您聊过后,昨晚睡得特别好,

→ Sashya
小高,很好,很替你開心,你只要繼續往讓自己成長,更了解自己,讓自己的生命視野更開闊,你就會越來越好的,sashya

 

→ 小高
昨晚和您说话的时候,我发现您总是听完我讲完后再和我讲,而我平时和父母讲话时老是被打断,所以说话总是很急躁,怕自己说的别人很没听懂就被打断,这就是一种紧张,
今天我和周围人说话的时候尝试着不去急着插话,好像就不那么紧张,能听的下去。

→ Sashya
很好,繼續發現自己,我自己的經驗是,人和人對話時,重點不在於表達我的想法,每個人都想要別人聽他說,所以我養成聽人說話的習慣。否則很多人在對話時就會變成是在爭執自己的論點,你會越來越好的,我覺得你有很好的特性,只是缺乏有人認可你,以及友善的對待你。sashya

我寄武漢工作坊的資料給他,他本來說他最近要忙于毕业设计,可能去不了,但後來在跟我通過話之後,隔天他給我訊息:「老師,武汉的课程我已经报名了,我决定要去试一试。」

 

→小高上完武漢工作坊的訊息
莎夏老师,昨天晚上回到学校,在路上我回顾这几天的学的,一开始老师讲到什么样是对父母最好的帮助,听到第二个时候老师说帮父母恢复好身体再也不要来找自己,我当时心里一惊:帮助不就是建立一种稳定的支持吗?一直到课程最后,我能掌握自己身体后,我才明白帮助是为了不让一个人再去依赖别人而独立。这也就是您第一次谈话和我说的,不要去可怜父母要自己强大,为独立而活。

莎夏老师,最近比较忙,没来得及和您分享。在做骨盆翻转动作的时候,每次做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下腹部好像和人的情绪有关联。现在每晚睡觉前做一节费登奎斯,睡眠质量比较高。偶尔还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我还要继续探索学习,更深入的融入到我的生活中

我这次回家前和爸爸吵了一架,是关于我们俩对生活的看法和我未来工作的打算,后来我直接把一些话打字给他发了过去,做好了回家打冷战的准备。回家我和家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爸爸开口了:“你后来发过来的一些话我觉得说的很对。”我很惊讶,我都曾想过不奢求他的认可。临走前的一晚,我聊起一些对人生的困惑和我去武汉的学习费登奎斯的经历,他没有指责我,竟然很支持我能走出去追求自己的答案,原来他也一直有不快乐的困惑,也在寻找他的那个答案。就像我看过的一部电影中说到的,父母也只是有小孩的小孩。我通过改变自己进而影响到了他们

谢谢你老师,是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长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