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禮分享【莎夏個案教學】

20170623
「一個不能坐著的怪病」

銘禮 2

2015年六月,這個月的某一日我感到一陣胸悶和冒冷汗,跑了趟急診室後,我的人生就此翻轉了,從此我變得無法「坐著」,沒錯,你沒看錯,我確實無法坐著。因為在這個月我生了一個沒有名字的怪病。

許多人覺得理所當然的坐著喝茶聊天,坐著打電腦,坐著辦公,這件事情對我而言相當困難,因為我只要一坐著就會胸悶,感到窒息,我無法坐超過十分鐘,甚至脖子會變得相當緊繃,整個人開始冒冷汗,彷彿下一秒就要離開人世一樣,當時我才二十三歲,從此「窒息感」如影隨形的跟隨著我。


接下來七百個日子裡頭,我展開尋醫之旅,我像神農氏嚐百草一樣,到處看不同科別的醫生 – 中醫,西醫,內科外科,國術館整脊,物理治療師,運動專家,矯正脊椎側彎等等。最後都是不歡而散,我非常認真的配合,但症狀都不如我預期中的有所改善,當醫師們黔驢技窮的時候,他們通常都會對我說:「我感覺你沒有生病,也沒有在X光片上看到有你說那麼嚴重的狀態,你怎麼會這麼不舒服?要不要去掛精神科看看?」

我往往陷入在很深的憂鬱和受打擊當中,因為我每天都因這個窒息感而恐懼,悲傷,無助,甚至坐立難安,無法好好吃飯和睡覺,我如此努力的配合治療,勤做練習,卻落得一場空,換來的總是一句,你是不是心理有問題?

我深深相信我心理沒有問題,我感覺我的身體發出某些訊號需要我去解讀,我決定,即使不斷的探索我也一定要弄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經過一年多的探索後,偶然在網路上看見【費登奎斯】簡介,看見莎夏(Sashya)的資訊,她在自己學習【費登奎斯】的故事上也寫著自己跟胸悶纏鬥多年,我心想:「至少這個人不用我去解釋胸悶的感覺吧!」

我撥了通電話給她,前前後後我們聊了幾個小時,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一個人能夠同理我的處境,同時理解我正在受的苦,當時莎夏問我說:「你的願望是甚麼?你有甚麼期待嗎?」

我沉默半晌後回:「我希望可以下班回家後坐在電腦前看日劇,然後肚子餓了大吃泡麵,或者去電影院跟朋友一起坐著看兩個小時電影不用坐立難安,我也想出國旅遊,我希望把日常生活中所有的這些理所當然找回來。」


莎夏在電話那頭發出燦爛笑聲說:「好!我知道了,你來找我吧。」


2017年3月我與【莎夏的費登奎斯】相遇,第一堂課的【功能整合】個案,我立即感到明顯的改變,我在身體和心理上感到過往不曾經驗過的放鬆,之後的三個月,我依循著莎夏的節奏,透過對各個部位的覺察,和學習漸漸找回駕馭身體的感覺,我開始可以好好的坐著休息,可以吃頓好的料理,睡眠品質也變得更好,我的朋友覺得我變得有精神,變的開心,變的沉著,因為如同莎夏說的「人站得穩,就不會焦慮」現在我在走路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從骨盆一路到頸椎的律動,腳踩得更扎實,骨盆可以自在地如蝴蝶般律動在行進間,坐著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骨盆的位置,做每一個動作時候,我都與自己同在,同時也感覺到裡外一致的感受。


我本來是個很容易焦慮和緊張的人,透過【莎夏的費登奎斯】與練習【【費登奎斯】】,我改變了,我開始不焦慮於生活,轉變成享受生活。莎夏教給我的不僅僅是費登奎斯,更是一種享受身體自在和人生的態度,這一切都是無價珍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與【莎夏的費登奎斯】 相遇。


這篇文章寫在一個溫暖的午後,陽光透過玻璃灑進室內,感動不言而喻,若要問我為什麼?因為我是坐著寫完它的…。

Mingli / 銘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