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hya 轉變為女人的故事

Sashya 接受《魅麗雜誌》採訪的文章 「真實 能接受支持也能勇敢說不」
(2015年 7 月刊)

螢幕快照 2015-08-11 下午8.44.42

Sashya是個很特別的女人,她的五官並非完美, 但每次見面總讓人眼睛一亮,覺得這真是個耐看而美麗的女子,她的笑容,講話的聲調,宜人如春風,非常有女人味,這樣的女人,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    撰文/阮嵐青

女性能量不是只是漂亮,而是一種鮮活的生命力,讓人不由自主想靠過去

Sashya是Viram的伴侶, 也是工作上密不可分的夥伴。我們眼中的Sashya美麗,自在,且充滿自信,於是她告訴我們她的追尋,「我來自屏東,成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在家裡我非常陽剛,從來不穿裙子,到大學還是永遠只穿牛仔褲,什麼都要自己來。很好強,很像男人,非常獨立,從小就想離開家,創造自己的天地。」    Sashya說,其實過去她的生命藍圖裡面沒有男人,她覺得自己不需要男人,也可以過得很好。「我有兩個哥哥跟一個弟弟,我是唯一的女兒,但我爸爸想要四個兒子,所以身為唯一的女兒很慘,從小學就要開始做很多家務事,媽媽也很辛苦,家裡的事情有任何錯都在我身上,是很辛苦的童年。加上爸爸讓我看到他是一個沒有用的男人,所以我對男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不再崇拜  不再妥協權威  女人花綻放

Sashya形容自己過去活在一個沒有生命的生活「中,上過無數課程,加上從小身體很弱,是個藥罐子,所以氣功、瑜伽什麼都做,她一直勇於冒險,不想把自己困在台灣,也不喜歡台灣男人,全世界到處生活,然後在印度普那遇到了Viram,」如果你有一顆心,有一個夢想,你一定要留住它。我這個屏東小女生,怎想得到我會碰到Viram這樣的人。以前他是紐約舞台上的明星,是模特兒,是在全世界帶領課程的人。在印度普那遇到他的時候,我才二十四歲,還很年輕,很不成熟,後來他來到台灣帶課程,我擔任他的翻譯,我們是二十一年的朋友,緣分很深。」也因為遇到了Viram,她遇到更多衝擊與挑戰,透過不斷自我檢視,與過往生命經驗的累積,Sashya這麼說自己的變化,「開花了」。

「過去我一直是個小女孩,而跟Viram在一起之後,我不斷打破自己的界限,去看見自己的想法,而且可以說出來,我成熟了。從以前崇拜他,把他捧得高高的,到後來知道這是錯的,沒有人應該把另外一個人捧這麼高,這是一個權威。小時候爸爸對我很兇,我太習慣權威,要走過這個權威不容易。我在自己身上下非常多功夫,到我可表達我自己,分辨Viram講的不一定都是對的。跟他相處時,我必須每天不斷跟舊的自己掙扎,但我問自己,你要一個人生活嗎?我看到如果自己一個人最後也是枯乾掉。現在不就是我一直想要的,一個不一樣的生命嗎?」

Sashya明白了,這就是不一樣的生活必須付出的代價,她告訴自己,不要跟那個舊的自己妥協,「於是我決定繼續走下去吧!我很清楚這個方向是對的。Viram就是一個可以支持我,希望我漂亮的人,我找的已經來了,就不要怕麻煩。這裡面有很多不斷的自我檢視,一次一次釐清我要的是什麼。釐清我的拒絕是為了逃避,還是我講的不,是我真的不想要?我必須不斷把真實的自我呈現出來。」她告訴Viram,「有時候你這樣的方式對我不管用,我情願自己跟你在一起時是放鬆的,也不要做一個有壓力但是看起來漂亮的女人,要對深愛的男人講出這些話,需要很多勇氣。」

繃的嘴唇 緊閉的呼吸 離內在女人越來越遠
泰戈爾說:「愛是理解的別名。」Sashya讓Viram理解了自己,不只是因為愛,也因為她忠於自己內在的聲音,但有時Viram的堅持也讓她有更深一層的領悟,「之前他不讓我洗碗,他說,『你每次吃完飯去洗碗時,臉就變得跟你媽一樣!所以你不要進廚房洗碗,你出去!』我也發現,對,他說對了,我成長的環境就是累了一天,吃完飯還要撐著去把碗洗乾淨,廚房整理好,心情很疲倦而沉重,不能偷懶,不管多累都還是要整理好一切。這樣的心情,我從媽媽身上感受到,承襲下來,走進廚房就一張苦瓜臉,所以被Viram趕出去,他不要我像個黃臉婆。」

真正活出自己的內在女人,必然很能表達自己的想法嗎?Sashya說未必見得,「要知道天下沒有兩個相同的女人。有的女人不擅於表達,但你可以感覺到她很有自我。重點不在看別人有沒有活出她的女人,而是你想不想要做活出自我的女人?」Sashya反問我們:「你可以自在張嘴大笑嗎?如果無法放鬆嘴部的肌肉,你如何親吻?你可以觀察,一個很放鬆的女人,她的雙唇會微啟,這也是為什麼廣告上誘人的女模特兒嘴巴一定微開,因為放鬆的女人充滿誘惑力,非常性感,女性能量不是只是漂亮,而是一種鮮活的生命力,讓人不由自主想靠過去。」不管思考、工作、運動或做愛,都需要活力,但多數時候我們都不自覺地緊閉雙唇,「如果我沒有提醒,你一定不會發現自己沒有好好呼吸,你都是閉住氣的,不自覺在用力緊繃。這樣的身心狀態,會跟你內在的女人距離越來越遠。」

Sashya看見東西方女性的不同,台灣的女人比較拘謹,肢體語言比較封閉,「但這也是台灣女人美的地方,比起國外女人的強勢,有主見,有行動力,台灣女人有著更寬闊的接受性,與不批判的心;遇到頻率對的人事物,台灣女性更容易敞開,容易快樂,有更多可能性與可塑性。「任何好的東西,另外一面一定有其缺點,沒有什麼特質百分之百完美,重點是我們內在的女人要擷取什麼,使用什麼。

沉重的心情 沉重的打扮 取悅自己才能體會活著
成熟了,開花了,這些都是非常內在的形容,但外表上,Sashya察覺自己的變化是什麼?「有一個時期我覺得自己很醜,剪了很短的頭髮,整個人浮腫,那陣子我很不想看自己,同時我也很迷惘,對自己認識很不清楚。那時我真的很煩,怎樣都跟自己無法連結,總是穿著牛仔褲牛仔外套與軍靴,打扮很硬很沉重。」

現在的Sashya一頭長髮,打扮非常輕盈,穿著碎花襯衫,短褲下露出一雙修長有力的美腿,「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美女,但我遇到一個支持我,希望我美麗的男人。我們在荷蘭的時候,有次Viram回家對我生氣,我想這是怎麼了,我趕快把家裡打理好,要讓你回來舒適,結果你生氣成這樣。後來我知道了,回家時,他希望我美美的,開開心心的,像朵女人花一樣,他根本不在意家裡整不整齊,他在意我有沒有很開心,因為我很有活力,他就會跟著活起來。當然他之後會道歉,但我也學到,原來我不用辛苦工作,我可以把家事放著,把時間花在自己身上,讓自己明豔動人,他反而更開心。我先取悅了自己,男人就會跟著被取悅。」

取悅自己會讓女人充滿活著的感覺,這是Sashya的觀察,「女人會有問題就是她開始不開心了,一不開心看什麼都不對。知道再多生命的意義都是空談,最重要的活著的每一刻,你有沒有做到你說的一切,有沒有讓人感覺到你說的話語是出自體驗,是經過思考之後的體會,而不是重複別人說的金句?活著的感覺大家都在找,尤其是女人,男人很容易用忙碌來填滿自己,不去思考這些事情,但女人不點燃,只要遇到一個可以信任的人,看到對方身上有某種你喜歡的特質,把自己交給他,你就會被點燃。」

但把自己交給別人,我們會很害怕受傷,怎麼辦?「在我們的社會,女人有很多受傷的經驗:跟父母的感情受傷,跟情人的感情受傷,出來工作繼續受傷 所以總預期會受傷,就把門關起來,否定自己很多感情與感受。幸運的話,如果你內在的女人還沒有太沉默,遇到一個真正關心女人,愛女人,希望女人漂亮的男人,內在的女人就會醒過來了。怕的是多年之後,你以為這世界就是這樣了,沒有期待了,此時出現一個真正會疼愛你的男人,你會不相信;或者有一個女人在你面前,有著幸福與快樂,你也不相信。但敢於冒險也是喚醒女性能量的一部分,天下沒有事情不必付出代價。」

釐清我的拒絕是為了逃避,還是我講的不,是真的不想要?我不斷把真實的自我呈現出來
 
做愛是什麼 做愛就是溝通 力量透過溝通扎根
Sashya很直白地說,女性能量跟性脫不了關係,女人很需要做愛的滋潤,但是做愛的品質很重要,「女人脫不了性,男人也脫不了性,只是我們把它變得太圖騰太特殊。做愛是什麼?做愛就是溝通。」所有的細節,彼此喜歡什麼,都是靠溝通,就算只是約會喝杯咖啡,Sashya建議情侶也可以溝通喜不喜歡這邊的感覺,不喜歡下次換個地方,喜歡可以多來,「所有的溝通都是做愛的一部分,你對這個男人的氣味喜不喜歡?他對你溫不溫柔,願不願意花時間調情前戲,還是太直接?後來我也學會如果沒有準備好,就直接告訴對方,請他等一下,這也是一種溝通。我覺得很多人連飲食男女都還沒有顧好,就開始談很神聖的東西,太忽略基礎沒有力量,變成只是空談。」

照顧好體內女人的原始欲望,才可能啟動靈性,「沒有把力量扎根,就開始一直往上長,這是在逃避最原始最根本的東西,因為不想碰觸,不知道如何談論。我常說真正快樂的女人不會追求靈性,她如果有美好的性,她的男伴很尊重她,很在意她的感受,讓她不斷被滋潤,你會看到這個女人就是很美。你會選擇坐在高台上乾枯地談著靈性,還是要自然有溫度的散發出生命光采?性能量是非常美,非常強大的東西,透過性,可以真正接觸到靈性。」

女人怎樣才能跟內在女性能量連結,Sashya經驗過開花綻放的燃燒後,她說,「只要敞開,只要放鬆與接納,你就會知道答案。每個女人都想要美麗、性感、充滿女人味,閃耀且有活力,而這些東西,你必須跟內在那個女人好好溝通,忠於內在,她才會給你力量。」

6088230_or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