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Elysia 分享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8

2015/10/26

Dear Sashya,

今天個案中和你分享上星期我以為自己新的耐吉球鞋好像壞掉了,後來才意識到是自己一直都用後腳跟的外緣走路。
現在我知道是重心落在後腳跟外緣的走路方式讓我很不舒服,不是我的球鞋壞掉了,自然而然想把重心踩回來中間的位置。

個案完後又發生一件好笑的事。
之前我有一件燈籠褲質料很舒服,可是穿起來有點卡卡的,我心裡很抱怨這麼好的材質怎麼做工這麼差。所以不是很愛穿它。
今天愛穿的褲子洗了,只好先拿這件燈籠褲來穿。穿上去之後—-,發現順得不得了,貼著我的腰臀,穿起來彷彿穿自己的皮膚感,
毫無穿件東西在身上的感覺。

原來是今天你幫我調了左邊肋骨腔,於是整個軀幹變平坦;沒有扭曲所以沒有稜角,燈籠褲穿起來像御用裁縫工匠做出來的極品。嘿嘿!

也謝謝你告訴我,Viram一直幫我做的同類療法,幫助我清掉身上許多過去傷痛的能量、被設定的能量和沒必要多餘的能量。
卸下那些本來就不是我的能量而且還是很沉重的能量,我的生活過得愈來愈輕鬆,對生命中想要的感覺愈來愈清楚,有更多的洞見和力量去過生活。

在謝一次並給妳和Viram一個大擁抱!
Elysia

 

 

Sashya 回覆

Dear Elysia , 

真好,你真得變了,改變真得需要時間,

你從以前的沒時間,到發現是自己不給自己時間,到自然而然有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真好!!!
我喜愛這樣的分享, 幫你做個案是一種享受,也謝謝你. 

Elysia 分享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7

104年10月18日下午  

Dear Sashya,

感謝妳!

今天做完個案,下午5點我走去吳興街買東西,第一次感覺到右腳可以支撐左腳,左腳可以自由地盪出去,這種感覺超愉快的。

雖然我也做好心理準備,明天一醒來可能這種狀況又不見了,但我不會像以前那樣有失落感。現在每一次的新經驗都令我心情愉快,驚喜得很呢!

今天你說我從小就被設定了。我聽了很有感覺,難怪我總是沒有意願投入我的生活。

Viram說我總是當個旁觀者。這麼爛的設定生命內容,我心中常有個聲音在說”拜託,我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很對得起這個世界了,你們還希望我怎麼做!”  我實在沒有意願付出一點”我的心”給我覺得很爛的生命設定。

以前我常會覺得憤怒,因為我以為我必須去走人生的爛流程,我心中非常的不甘心。如今知道,原來自己被詐騙了這麼多年。這就是我這星期以來的心情;超級不爽!!!

正如你常說的;elysia是不會低頭的;elysia是會堅持到底的。對,我會持續學習使用我的身體,一如重新學習使用我的生命。

Thank you so much and lots of love to you

Elysia

 

Elysia 分享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6

寫於104年6月8日下午

Elysia寫 :

Sashya建議我把動眼神經及睫狀肌復原之後卻又出現血壓飆高的第2波案例寫出來。她說寫出來對我是好的。和Sashya學了2年的費登奎斯,發現摩謝在很多課結束前會引導學生把該堂課中,學生是如何從不清楚到覺知到整個身體功能整合起來的變化過程在腦海裡想一遍,我想這樣應有助於把大腦和身體連結起來吧。

年輕的時候,我是運動愛好者,從小跳舞、溜冰、打球、練拳都是表演和得名的佼佼者,我不是在提當年勇,而是自己也不懂為什麼,30多年婚姻及現實生活的消磨之下,不知不覺就變成手腳不協調的老殘。很高興在50幾歲能上費登奎斯的課。以前能動,卻沒有去覺知自己的身體是如何整合的動。遺忘之後卻找不到回去的路。費登奎斯教我重新去找到大腦和身體的聯絡通道。只要我繼續上費登奎斯的課,我還會明白是生活中的哪些環節讓我一步一步走向這個狀況。

在我眼睛復原那天,狀況非常好。但當時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這個決定會嚴重削減了我練費登奎斯的時間和體力,在一秒內我的頭開始發脹,走路有一點失去平衡感。可是我並沒有打消這個決定的念頭。接下來我發現血壓飆到160,我平常血壓大概在125。我整天頭昏脹昏脹的。去大醫院檢查心電圖、動脈血循、驗血—,說沒有異常。降血壓的西藥吃了也沒改善,只好自己開中藥來喝,有改善但我還是認為要請Sashya來看看我的身體。

Sashya觀察到我的胸骨、肋骨腔往前頂,下巴上揚,一來我會吸不到氣,缺氧,二來這個姿態會壓迫頸動脈並阻礙往頭部上去的血液流量。她運用費登奎斯
教我用分化練習來腔解除我肋骨腔一直頂在那裏的僵化動作,讓我的肋骨開始可以動。並教我下巴要往後,靠近胸骨。經由這個動作我的頭昏脹馬上改善很多。再來2個月的特訓,高血壓就不藥而癒。

Sashya指出我頭和下巴總是往上揚,是缺乏關照自己內心的動作,總是想沒事找事,讓自己瞎忙。她說”這樣下去,妳生命中就會一直出事來讓妳自己忙。雖然妳嘴巴說;我好累喔,可不可以讓我不要這麼累?但事實上是妳沒有去觀照自己的需求,用心地去過好日子,妳只是沒覺知地去干預和介入許多該放手的事物。”

現在的我已經恢復正常了,但生活中還是不免掉進舊有的思考模式、行為模式,弄得自己又是抱怨又是沮喪。幸虧Sashya和費登奎斯一直陪著我,讓我可以從一路打過來的環結一路走回去把它解開。這是美麗的一條路。

 

Elysia 分享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5

寫於104年6月8日

親愛的 Sashya,  

我是個有信仰的人,我堅信我是個幸運的人,從頭到腳,從小到大,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個幸運的人。
打從2年前開始,幾乎每週不間斷地上Sashya費登奎斯的個案課之後,我的信仰更加堅實了。因為我的幸運擴展到我的骨架,我的肌肉,我的眼睛,我對自我情緒和想法的認知變得更清晰,對人事物的理解更深刻。最最幸運的是我得到一個”生我者父母,知我者Sashya”的朋友。

如果你不夠有fee的話,我可以解釋一下這個幸運。
不管在甚麼年頭,人活著最累的一件事就是,和你關係親密的人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說?為什麼要這麼做?也不認同你為什麼要這麼活?而你自己也說不清楚;因為你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感覺和想法。可是又很渴望人家明白你的心情,理解你的做法,認同你的生活方式。這種希望別人在一間暗黑屋子幫你找一個你說不清楚的東西的狀況,一定是常令彼此都感到很沮喪。

這2年多來Sashya觀察我身體的姿態,觸摸我的骨架和肌肉走向,聽我說話和表達,她準確地指出,我習慣依照師長的想法和社會的價值,然後挑對自己最有利的路去走。因為沒有意識過自己真正的感覺和喜好,所以欠缺清楚地表達自己意向的能力。這也和我排行老么以及家庭對我盡力的照顧和保護有關。

剛開始被這麼剖析,心裡好像有點被貶到,可是又覺得這好像沒有甚麼不好? Sashya告訴我說,你要過甚麼樣的生活並沒有好或不好,對或不對,只要你清楚這是你要的,而且你心裡很清楚是你選擇要這麼做,那就都清楚了!

Sashya教我時都涵蓋了2個主軸,一是以費登奎斯解開我身體的扭曲並且讓我覺察自己那些根深蒂固的身態模式,二是她會很有創意的引導我去釋放某些情緒,或拋開某些想法,我的身體馬上變得更靈活,動作變得更沒阻礙,更順暢。

前一年身體雖有所進展,但生活中的掙扎,挫折和沮喪仍如掉進大海中載浮載沉。103年10月我的眼睛一覺醒來突然間看出去的世界呈上下2個影像,距離差到約30公分。當時嚇到馬上去大醫院檢查。眼科醫生診斷為: 「動眼神經麻痺」。問他可以開刀嗎?他說,沒用。用藥呢?沒用。他叫我回家等看看會不會自己好,不會好,也就這樣了。從大醫院回家我反而安靜下來。其實我並沒有抱怨過這位醫師。我自己是醫生,我知道醫生並不是神,人類至今還是有很多無法解決的難題,醫生自己也會生病也會死掉。現在的人常常以為病人會死都是醫生的錯。

而且很幸運的,他在檢查時,留下一條線索給我;我發現我把自己的頸椎調整到某個角度會改善視差的狀況。

我的脊椎長年固著在以右開口的C字形彎曲,Sashya一星期一次來指導我訓練自己以相反左開口的C字形彎曲,並運用上下顎骨調整自己的其他臉骨位置。每天3 小時,毫不敢懈怠地做了12天,終於把控制眼球的睫狀肌韌帶推回去。

其實以前我雙眼早就有一點點的視差,大概0.3-0.5公分左右,我一直以為那叫散光,在一連串費登奎斯的動作調整之下,我發現是我的身體長期歪斜,扭曲和固著,加上前一天躺在沙發上看3個小時的書,造成顴骨滑脫,無法撐住睫狀肌才會有眼球脫窗事件。

這次事件,讓我更篤信摩謝˙費登奎斯說的:世上沒有偶發事件,即使你會死,也是因為你感知不到身體的訊息,自己硬往那個方向走。

我還知道這次事件的主導者是我自己。之前我心裡常想費登奎斯真是太厲害,太棒了,要是我有時間好好練習,應該會有很大的進展。但Sashya看得準,我就是懶惰,投機取巧,只想搭搭順風車,不願真正給承諾,回應自己的心去行動。所以我的心決定給自己來個———結結實實的12天的集訓營。

我是個有信仰的人,我堅信自己是個幸運的人,所以可以遇見摩謝˙費登奎斯和Sashya.

Elysia

Sashya 回應

我非常感謝 Elysia 花時間寫這麼長篇的分享,Elysia 和我的的關係,奕師奕友,我幫她做個案時的感覺總是教學相長。我很喜歡她的這篇分享。我在教學時總是跟學生說,我們只有一個身體,但我可以了解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會說我們本來就只有一個身體,不是嗎 ? 是的,我們只有一個身體,這是再清楚也不過的事實,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檢視,會發現我們對身體的概念,卻是「頭痛醫頭,腳麼醫腳」,也就是,我們的一個身體被我們自己四分五裂,這也就是復建的概念,肩膀有問題,就直接推拿肩膀,殊不知,身體的任何問題,出問題的地方,絕對不是真正的問題,源頭沒找到,狀況只會暫時改善,但永遠無法根治。

還有,你只有一個身體,如果你的身體有任何狀況,如 Elysia 的「動眼神經麻痺」,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時,也只能無助地接受醫生的說法。但由於我從小就身體不好,多年來一直在尋找身體的答案,我很慶幸看到很多身體問題的真像是,所有身體的狀況都必需回到調整你的身體,因為 「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人如果有任何不舒適的狀況,一定是透過身體的骨骼與肌肉系統呈現出來,就算是像「動眼神經麻痺」這麼局部的一個現像。因此透過解除扭曲以及因扭曲所造成的緊繃,再讓你整個人在使用身體的狀態回歸屬於人類理想的架構時所使用自己身體的方式。問題就得以解決了。

Elysia 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 之4

Elysia 說 :
上了一年多的個案課,幾乎每一堂課Sashya都要提醒我 :「右邊的腹部和右腳向右外掉出去了,把它們收進來,你的右腳沒有在走路,它只是在地上拖行。」

然而套句時下年輕人的常用語「我也不願意啊,這不是誠意就可以解決的事啊!」

今天我在頂樓走路時,突然覺知到我是拖著右腳走路。真是尷尬啊!活到現在,我一直以為我走得很正常呢。

可是我沒有再像過去一樣,強迫自己用正確的方式走路,因為用強迫的方式只會造成我的腳不舒服,所以5-10分鐘後我又會恢復原先拖行的方式。

Sashya的書中曾經提到摩謝博士的概念,「整個人參與動作」( Whole self)—整個人的所有部位都一起參與進行動作時,所獲得的改善才是根深蒂固的。

所以我依照這個認知,不斷的說「右腳,我們全身全部支持你—右腳,我們全身全部支持你。」今天,我的右腳居然自己抬起來走路,而且走得很自然,好像從出生以來它就用這種方式在走路呢!

2013/11/19

 

Sashya 補充
「費登奎斯」不是只是在做動作,「整個人」參與動作是「費登奎斯」教學很重要的一個概念。試試看,下一次,當你在走路時,或是進行任何動作,甚至是使用電腦,你跟自己說 :「我現在是『整個人」在走路」,感覺當你這樣說之後,你走路的感覺如何 ? 然後,你告訴自己 :「我現在只是『雙腿』在走路」,再次感覺你走路的感覺 ? 比較兩者的差異。如果你試了一次之後,沒有太大的感覺,多重覆進行幾次。你會感覺到,當你有意識你是「整個人」在走路或進行任何動作,你會比較有「整個人」參與進行動作的感覺,也因此,你會感覺動作進行起來比較輕易與輕鬆,那是因為你使用自己的方式變得更一致與更良好了。

 

Elysia 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3

針對Sashya「什麼是強迫性的行為習慣」文章 , 所提到「由於人類的活動是透過所學習的行為所組成」,也由於「隨著對肌肉進行隨意控制能力的提高,我們漸漸可以依賴自己」,以及「當你在進行動作時,你使用身體的方式不良時,你會感覺動作難以進行和不舒服」

 

Elysia 的閱讀迴響  
Elysia 的個人背景,請參照經驗分享1莎夏補充,請點這裡

相信自己才是成熟個體的能力。

在我小時候,因為身體的存活,照顧和學習需要仰賴父母或權威,可是我畢竟是個獨立的個體,所以想做的事情會被否決時,我學會了陽奉陰違。這本來是一個很方便的手段,但日子久了,所失去的就是溝通和表達的能力—我不知道怎麼去告訴別人我內心真正在想什麼,也沒有勇氣對別人說實話。

說話也是動作的一部分,這種「感覺動作難以進行」–說不出口的感覺讓我有一種憤恨到快瘋掉的不舒服,到最後我也沒有勇氣去做我想做的事情,這是我對自己感覺最糟的一部份。

跟莎夏學習「費登奎斯」個案1年多,由於「隨著對肌肉進行隨意控制能力的提高,我們漸漸可以依賴自己」。因為信賴自己所以漸漸能夠去表達自己,並弄清楚自己的意圖在哪裡。現在我越來越喜歡自己,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2013/11/14 

Elysia 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2

Elysia 個案2
從小我就非常羨慕會游自由式的人,看他們在水道上流暢地來回游著真是美極了。等到我會賺錢以後也嘗試請過2-3個教練一對一教學,可是還是不行。雖然這些教練用盡各種方式訓練我,可是我總是游個3-5公尺就嗆水或腳抽筋或手累到划不動。我問教練我的問題在哪裡?每個教練都說是我練習的不夠,只要不斷的練習就會了。看著其他同學一個個都有進步,我仍然用垂死掙扎的模樣在游自由式。

雖然不甘心,我還是放棄了!我這輩子大概永遠沒辦法用自由式游過25公尺,我心裡這麼想。

直到這個個案扭轉了我的命運。

這次的個案,Sashya指示我坐著,雙腿交叉在身前,雙手掌放在身體前面的地上,然後雙手撐,上半身往前移動,屁股離開地面。這又是一個日常生活上我沒做過的動作,所以我又手忙腳亂地用力,掙扎地想讓屁股離開地面。狼狽!(狼狽的定義*拼了命地努力卻得不到任何好結果)。

可是有了個案1.的經驗,我突發奇想地在自己心裡面唸「我沒有小孩,我沒有老公—」奇蹟又再一次眷顧我,很輕鬆地我又完成這個動作。

Sashya要我去覺察,我是用到哪裡的結構和肌肉。這次我覺察到我用到了腹肌和骨盆,可是我還同時覺察到我對生命和生活的態度。結婚以後,為了保護家和小孩,我總是把自己變成一座城堡,堅硬不動,只為了想要安全。所以遇到向前滾的動作我都做不起來。包括游自由式我都只是在原地掙扎而已。

帶著這樣的心情和覺知,我一個人重回游泳池,生平第一次,游過了25公尺。

之後我又請教Sashya,我還是會怕嗆水,怎麼辦?Sashya看著我說:「那就讓你自己嗆水啊!」。於是我又回去游泳池讓自己嗆水,一次,兩次—過幾次就習慣了。我沒有再練習任何打水或划手動作,我用我和水之間的信任,漸漸地感受到讓水帶我向前玩(自由式),向後玩(仰式)的樂趣了。 

2013/11/03

 

莎夏補充
Elysia 的個人背景,請參照經驗分享1莎夏補充,請點這裡

曾經有人這樣說:「如果我們把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束縳與制約拿掉,每個人都會跟老虎一樣勇猛與強壯。」我們每天有多少時間是在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說不想說的話,過不想過的生活,腦袋裡全都是別人的想法與說法,這些都是束縳與制約,它讓我們不健康與不快樂,更糟糕的是,我們開始放棄自己。

「費登奎斯」並不是在教你任何新的東西,而是教你在進行動作時,把多餘和不必要的動作去除掉(寄生動作),這些多餘和不必要的動作不僅會造成你肌肉緊繃,並且損壞你的骨骼與筋腱系統,讓你認為你年紀大了,或沒有靈活的行動能力,因此就不去做某些活動。

就Elysia為例子,這些多餘和不必要的動作,代表她限制住自己的想法,她認為是因為小孩或是老公的累贅,讓她無法過她想過的日子,因此,當她在進行動作時說:「我沒有小孩,我沒有老公—」,代表她意識到,是她自己的想法限制住她自己,當她轉換她的想法時,身體的肌肉模式就轉變了。她提到結婚後把自己變成是一座堅硬不動的城堡,也是一樣的道理,是她把自己限制在那樣不必要的想法裡。因此,透過進行動作時,把肌肉多餘和不必要的用力去除掉時,她的思考自動就開始轉變。因為思考模式的習慣需要有肌肉模式的支持,肌肉習慣模式轉變時,思考模式一定會改變。請參考「什麼是強迫性行為習慣」

結語 :學習「費登奎斯」讓你可以開始去做你想做、喜歡與令你開心的事,也就是更享受生命的樂趣!!!

PS:當我回答Elysia「那就讓你自己嗆水啊!」,那是特別針對她的狀況回答她,因為我知道她有很多「想像」的恐懼,一旦她突破障礙,允許自己實際去嚐試時,她會發現其實沒有那麼恐怖。

 

 

 

 

 

 

 

 

Elysia 跟莎夏學習「功能整合」個案經驗分享之1

學費登奎斯,最大的樂趣就是每一堂課都有嶄新的發現和更新過去50年來的經驗,包括身體活動的經驗,思考的模式,情緒的慣性和對生命和生活潛在的信念。所以我想試著寫一份費登奎斯日誌來記錄我自己的變化。

 

Elysia 個案1
今天莎夏要讓我探索的動作是身體整個趴在地上,雙手交疊放在額頭下方,把雙腿往上、往肚子的方向拉到靠近手肘的地方。在日常生活中,我幾乎不會去做這個動作,所以我覺得我一定做不起來,而且我真的很努力的收我的雙腿,但卻只移動不到1-2公分。我很氣餒又很狼狽的跟Sashya解釋:「我很怕做我沒做過的動作」。Sashya看著我說,那你就把「我很害怕」說出來。

於是我開始說「我很害怕,我很害怕—」說的同時,一面收起我的雙腿,—–奇蹟出現了,我居然可以很輕易地就把雙腿收上去,並且剛好可以靠到雙手的手肘。我幾乎不敢相信,我想,會不會是巧合,於是又再唸了幾次「我很害怕」,又毫不費力地完成這個動作。Sashya告訴我說「你的大腦已經知道怎麼做了,現在,不用說出『我很害怕』你也可以完成這個動作了」。真的真的,這次我不用念咒語就可以把雙腿往上收上來了!

這次的個案讓我覺得最神奇的地方是我並沒有透過辛苦或不斷的練習,而只是把我的感覺說出來就得到新的動作經驗。耶—好爽!

予 2013/10/27

 

莎夏補充
Elysia 是一位50多歲的女性,職業是中醫師。當初來做個案時身體的狀況是,頸椎最下面的大椎那一節腫的很大,背部極度緊繃,肚子極度往外,右腿極度外八。走路的時候,整個人的身體嚴重向右外側傾倒。現在這些狀況都巳獲得明顯改善與控制。

Elysia 跟我學習「功能整合」個案巳經有長達一年的時間了。這一年內,我看到她的生活發生很大的轉變。她最早學習費登奎斯是為了解決身體的不適,現在,她的身體巳經沒有任何問題,但她想要加強與身體連結的感覺,以及想透過「費登奎斯」來了解自己生活與思考的習慣模式,不斷更深入探索動作的樂趣與成長。 她學習「費登奎斯」的動機和意願很強,也很清楚「費登奎斯」教學的價值,與對她的幫助。

因此,我們就一個星期一次個案,在這樣長期學習的過程中,我依據對她的觀察和了解,每一次為她設計新的課程。也由於她對我的信任,讓我可以充份發揮我從自己學習「費登奎斯」和生命經歷所累積的經驗,從各個層面幫助她。這一次的這個動作,我知道是她平常沒在做的動作,但我知道她巳經有能力做,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巳。

「費登奎斯」從覺察身體開始,但它同時可以改善你在感覺、感官和思考的能力。Elysia 是個比較用頭腦思考的人,如果沒有適當的引導,她在進行「費登奎斯」時一樣會偏用頭腦的方式進行動作(會出現學習瓶頸),但身體儲藏著你從小到大所有的記憶和情緒(身體和心理的狀態是一體兩面的不可分的關係),讓Elysia 在進行動作時把感覺和情緒的元素加進去,她在進行動作時就不會只卡在頭腦不實的舊信念裡,藉由說出「我很害怕」,當下,她就巳經跨步走出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