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ysia – 5「動眼神經麻痺」好了

(2015/6/8)

親愛的 Sashya,
我是個有信仰的人,我堅信我是個幸運的人,從頭到腳,從小到大,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個幸運的人。

打從2年前開始,幾乎每週不間斷地上Sashya費登奎斯的個案課之後,我的信仰更加堅實了。因為我的幸運擴展到我的骨架,我的肌肉,我的眼睛,我對自我情緒和想法的認知變得更清晰,對人事物的理解更深刻。最最幸運的是我得到一個”生我者父母,知我者Sashya”的朋友。

如果你不夠有fee的話,我可以解釋一下這個幸運。

不管在甚麼年頭,人活著最累的一件事就是,和你關係親密的人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說?為什麼要這麼做?也不認同你為什麼要這麼活?而你自己也說不清楚;因為你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感覺和想法。可是又很渴望人家明白你的心情,理解你的做法,認同你的生活方式。這種希望別人在一間暗黑屋子幫你找一個你說不清楚的東西的狀況,一定是常令彼此都感到很沮喪。

這 2 年多來 Sashya 觀察我身體的姿態,觸摸我的骨架和肌肉走向,聽我說話和表達,她準確地指出,我習慣依照師長的想法和社會的價值,然後挑對自己最有利的路去走。因為沒有意識過自己真正的感覺和喜好,所以欠缺清楚地表達自己意向的能力。這也和我排行老么以及家庭對我盡力的照顧和保護有關。

剛開始被這麼剖析,心裡好像有點被貶到,可是又覺得這好像沒有甚麼不好 ? Sashya告訴我說,你要過甚麼樣的生活並沒有好或不好,對或不對,只要你清楚這是你要的,而且你心裡很清楚是你選擇要這麼做,那就都清楚了!

Sashya教我時都涵蓋了2個主軸,一是以費登奎斯解開我身體的扭曲並且讓我覺察自己那些根深蒂固的身態模式,二是她會很有創意的引導我去釋放某些情緒,或拋開某些想法,我的身體馬上變得更靈活,動作變得更沒阻礙,更順暢。

前一年身體雖有所進展,但生活中的掙扎,挫折和沮喪仍如掉進大海中載浮載沉。103年10月我的眼睛一覺醒來突然間看出去的世界呈上下 2 個影像,距離差到約 30 公分。當時嚇到馬上去大醫院檢查。眼科醫生診斷為: 「動眼神經麻痺」。問他可以開刀嗎 ? 他說,沒用。用藥呢 ? 沒用。他叫我回家等看看會不會自己好,不會好,也就這樣了。從大醫院回家我反而安靜下來。其實我並沒有抱怨過這位醫師。我自己是醫生,我知道醫生並不是神,人類至今還是有很多無法解決的難題,醫生自己也會生病也會死掉。現在的人常常以為病人會死都是醫生的錯。

而且很幸運的,他在檢查時,留下一條線索給我;我發現我把自己的頸椎調整到某個角度會改善視差的狀況。

我的脊椎長年固著在以右開口的 C 字形彎曲,Sashya 一星期一次來指導我訓練自己以相反左開口的 C 字形彎曲,並運用上下顎骨調整自己的其他臉骨位置。每天  3 小時,毫不敢懈怠地做了 12 天,終於把控制眼球的睫狀肌韌帶推回去。

其實以前我雙眼早就有一點點的視差,大概 0.3-0.5 公分左右,我一直以為那叫散光,在一連串費登奎斯的動作調整之下,我發現是我的身體長期歪斜,扭曲和固著,加上前一天躺在沙發上看 3 個小時的書,造成顴骨滑脫,無法撐住睫狀肌才會有眼球脫窗事件。

這次事件,讓我更篤信摩謝.費登奎斯說的:世上沒有偶發事件,即使你發生意外死亡,也是因為你感知不到身體的訊息,自己硬往那個方向走。

我還知道這次事件的主導者是我自己。之前我心裡常想費登奎斯真是太厲害,太棒了,要是我有時間好好練習,應該會有很大的進展。但 Sashya 看得準,我就是懶惰,投機取巧,只想搭搭順風車,不願真正給承諾,回應自己的心去行動。所以我的心決定給自己來個———結結實實的 12 天的集訓營。

我是個有信仰的人,我堅信自己是個幸運的人,所以可以遇見摩謝. 費登奎斯和 Sashya.

Elysia

 

Sashya 的回應 :
我非常感謝 Elysia 花時間寫這麼長篇的分享,Elysia 和我的的關係,奕師奕友,我幫她做個案時的感覺總是教學相長。我很喜歡她的這篇分享。我在教學時總是跟學生說,我們只有一個身體,但我可以了解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會說我們本來就只有一個身體,不是嗎 ? 是的,我們只有一個身體,這是再清楚也不過的事實,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檢視,會發現我們對身體的概念,卻是「頭痛醫頭,腳麼醫腳」,也就是,我們的一個身體被我們自己四分五裂,這也就是復建的概念,肩膀有問題,就直接推拿肩膀,殊不知,身體的任何問題,出問題的地方,絕對不是真正的問題,源頭沒找到,狀況只會暫時改善,但永遠無法根治。

還有,你只有一個身體,如果你的身體有任何狀況,如 Elysia 的「動眼神經麻痺」,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時,也只能無助地接受醫生的說法。但由於我從小就身體不好,多年來一直在尋找身體的答案,我很慶幸看到很多身體問題的真像是,所有身體的狀況都必需回到調整你的身體,因為 「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人如果有任何不舒適的狀況,一定是透過身體的骨骼與肌肉系統呈現出來,就算是像「動眼神經麻痺」這麼局部的一個現像。因此透過解除扭曲以及因扭曲所造成的緊繃,再讓 Elysia 整個人在使用身體的狀態回歸屬於人類理想的架構時所使用自己身體的方式。問題就得以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