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ysia – 6 突然飆高的血壓回復正常

 (104/10/18)

Elysia 寫 :
Sashya建議我把動眼神經及睫狀肌復原之後卻又出現血壓飆高的第2波案例寫出來。她說寫出來對我是好的。和 Sashya 學了 2 年的費登奎斯,發現摩謝在很多課結束前會引導學生把該堂課中,學生是如何從不清楚到覺知到整個身體功能整合起來的變化過程在腦海裡想一遍,我想這樣應有助於把大腦和身體連結起來吧。

年輕的時候,我是運動愛好者,從小跳舞、溜冰、打球、練拳都是表演和得名的佼佼者,我不是在提當年勇,而是自己也不懂為什麼,30 多年婚姻及現實生活的消磨之下,不知不覺就變成手腳不協調的老殘。很高興在 50 幾歲能上費登奎斯的課。以前能動,卻沒有去覺知自己的身體是如何整合的動。遺忘之後卻找不到回去的路。費登奎斯教我重新去找到大腦和身體的聯絡通道。只要我繼續上費登奎斯的課,我還會明白是生活中的哪些環節讓我一步一步走向這個狀況。

在我眼睛復原那天,狀況非常好。但當時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這個決定會嚴重削減了我練費登奎斯的時間和體力,在一秒內我的頭開始發脹,走路有一點失去平衡感。可是我並沒有打消這個決定的念頭。接下來我發現血壓飆到160,我平常血壓大概在125。我整天頭昏脹昏脹的。去大醫院檢查心電圖、動脈血循、驗血—,說沒有異常。降血壓的西藥吃了也沒改善,只好自己開中藥來喝,有改善但我還是認為要請 Sashya來看看我的身體。

Sashya 觀察到我的胸骨、肋骨腔往前頂,下巴上揚,一來我會吸不到氣,缺氧,二來這個姿態會壓迫頸動脈並阻礙往頭部上去的血液流量。她運用費登奎斯教我用分化練習來腔解除我肋骨腔一直頂在那裏的僵化動作,讓我的肋骨開始可以動。並教我下巴要往後,靠近胸骨。經由這個動作我的頭昏脹馬上改善很多。再來 2 個月的特訓,高血壓就不藥而癒。

Sashya 指出我頭和下巴總是往上揚,是缺乏關照自己內心的動作,總是想沒事找事,讓自己瞎忙。她說,「這樣下去,妳生命中就會一直出事來讓妳自己忙。雖然妳嘴巴說,『我好累喔,可不可以讓我不要這麼累?』但事實上是妳沒有去觀照自己的需求,用心地去過好日子,妳只是沒覺知地去干預和介入許多該放手的事物。」

現在的我已經恢復正常了,但生活中還是不免掉進舊有的思考模式、行為模式,弄得自己又是抱怨又是沮喪。幸虧 Sashya 和費登奎斯一直陪著我,讓我可以從一路打過來的環結一路走回去把它解開。這是美麗的一條路。

 

Sashya 的回應:
我非常感謝 Elysia 花時間寫這麼長篇的分享,Elysia 和我的的關係,奕師奕友,我幫她做個案時的感覺總是教學相長。我很喜歡她的這篇分享。我在教學時總是跟學生說,我們只有一個身體,但我可以了解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會說我們本來就只有一個身體,不是嗎 ? 是的,我們只有一個身體,這是再清楚也不過的事實,但是如果我們仔細檢視,會發現我們對身體的概念,卻是「頭痛醫頭,腳麼醫腳」,也就是,我們的一個身體被我們自己四分五裂,這也就是復建的概念,肩膀有問題,就直接推拿肩膀,殊不知,身體的任何問題,出問題的地方,絕對不是真正的問題,源頭沒找到,狀況只會暫時改善,但永遠無法根治。

還有,你只有一個身體,如果你的身體有任何狀況,如 Elysia 的「動眼神經麻痺」,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時,也只能無助地接受醫生的說法。但由於我從小就身體不好,多年來一直在尋找身體的答案,我很慶幸看到很多身體問題的真像是,所有身體的狀況都必需回到調整你的身體,因為 「你只有一個身體」,你的人如果有任何不舒適的狀況,一定是透過身體的骨骼與肌肉系統呈現出來,就算是像「動眼神經麻痺」這麼局部的一個現像。因此透過解除扭曲以及因扭曲所造成的緊繃,再讓你整個人在使用身體的狀態回歸屬於人類理想的架構時所使用自己身體的方式。問題就得以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