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的故事 20190322

小高和莎夏的對話 

→ 小高來訊
你好莎夏老师,我是一名大四的学生,通过费登奎斯了解到您。在高中做完疝气手术后,身体感觉紧张腰直不起来,坐立难安影响到了我的生活。我之前希望练瑜伽、健身、解剖列车来康复,却总是反反复复,效果欠佳。后来偶然接触到费登奎斯,感觉效果颇佳,却有时也不得要领。请问老师平时练习要注意什么?我感觉很迷茫,怎样修习可以使自己康复

→ Sashya
看了小高的文字述,可以感覺到他,以及他的心情,他的坦白和信任。回想自己這個年齡時走過許多的黑暗和挫折,所以就回覆小高,如果他願意,可以和他通個話,了解他的狀況,看看如何給予建議和幫助他。於是和他通話了約40分鐘。

 

→ 小高
莎夏老师,和您聊过后,昨晚睡得特别好,

→ Sashya
小高,很好,很替你開心,你只要繼續往讓自己成長,更了解自己,讓自己的生命視野更開闊,你就會越來越好的,sashya

 

→ 小高
昨晚和您说话的时候,我发现您总是听完我讲完后再和我讲,而我平时和父母讲话时老是被打断,所以说话总是很急躁,怕自己说的别人很没听懂就被打断,这就是一种紧张,
今天我和周围人说话的时候尝试着不去急着插话,好像就不那么紧张,能听的下去。

→ Sashya
很好,繼續發現自己,我自己的經驗是,人和人對話時,重點不在於表達我的想法,每個人都想要別人聽他說,所以我養成聽人說話的習慣。否則很多人在對話時就會變成是在爭執自己的論點,你會越來越好的,我覺得你有很好的特性,只是缺乏有人認可你,以及友善的對待你。sashya

我寄武漢工作坊的資料給他,他本來說他最近要忙于毕业设计,可能去不了,但後來在跟我通過話之後,隔天他給我訊息:「老師,武汉的课程我已经报名了,我决定要去试一试。」

 

→小高上完武漢工作坊的訊息
莎夏老师,昨天晚上回到学校,在路上我回顾这几天的学的,一开始老师讲到什么样是对父母最好的帮助,听到第二个时候老师说帮父母恢复好身体再也不要来找自己,我当时心里一惊:帮助不就是建立一种稳定的支持吗?一直到课程最后,我能掌握自己身体后,我才明白帮助是为了不让一个人再去依赖别人而独立。这也就是您第一次谈话和我说的,不要去可怜父母要自己强大,为独立而活。

莎夏老师,最近比较忙,没来得及和您分享。在做骨盆翻转动作的时候,每次做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下腹部好像和人的情绪有关联。现在每晚睡觉前做一节费登奎斯,睡眠质量比较高。偶尔还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我还要继续探索学习,更深入的融入到我的生活中

我这次回家前和爸爸吵了一架,是关于我们俩对生活的看法和我未来工作的打算,后来我直接把一些话打字给他发了过去,做好了回家打冷战的准备。回家我和家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爸爸开口了:“你后来发过来的一些话我觉得说的很对。”我很惊讶,我都曾想过不奢求他的认可。临走前的一晚,我聊起一些对人生的困惑和我去武汉的学习费登奎斯的经历,他没有指责我,竟然很支持我能走出去追求自己的答案,原来他也一直有不快乐的困惑,也在寻找他的那个答案。就像我看过的一部电影中说到的,父母也只是有小孩的小孩。我通过改变自己进而影响到了他们

谢谢你老师,是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长大成人。